切换风格

伦敦 星空 加州 晚霞 绿野仙踪 简约米色 简约黑色 城市 粉色心情 薰衣草 龙珠 白云 花卉 雪山
回复 0

3万

主题

3万

帖子

3660万

积分

超级版主

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Rank: 17

铜币
150349
银币
331398
张小北同学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21-11-21 21:48:5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登录即可查全部图片

您需要 登录 才可以下载或查看,没有帐号?立即注册

x
  今天是高二年级模拟考试结束的日子,米雪雪交完试卷就骑着自行车回家、
  吃饭、洗澡、上床。白白嫩嫩的米雪雪刚躺进松软的公主床,白皙的小脸蛋就露
  出了一丝少女怀春的甜蜜微笑。她想起了自己的同桌,张小北:和自己同年的张
  小北高高瘦瘦,脸永远都是那么干净,眼睛虽然不大却非常的明亮,笑的时候嘴
  角还会露出两个浅浅的小酒窝。想着想着,米雪雪不由自主的尖摸了摸自己白皙
  的柔面,摇了摇香香的五分蘑菇头,把床头那个可爱的娃娃熊搂在怀里。
   米雪雪嘟起小嘴把娃娃熊亲了又亲:「小北、北北?这三天让你个臭蛋蛋暂
  时逃出了本公主的掌心,你有没有听话呀?乖不乖呀?有没有想姐姐我呀?明天
  你就又可以看见你漂漂的姐姐了哟。」随后米雪雪又换了副态度,她狠狠咬了咬
  娃娃熊毛茸茸的鼻子,扭着娃娃熊的耳朵皱起鼻子骂道:「打死你、打死你个臭
  北北!叫你不听话!说,喜不喜欢姐姐?」米雪雪粗着喉咙学男人状:「姐姐、
  姐姐我错了,千万不要打我喔。我好喜欢好喜欢姐姐,我一辈子都要跟姐姐在一
  起。
   爱姐姐、疼姐姐。么么哒!」米雪雪骂完这才心满意足的搂着娃娃熊进入了
  梦乡,两条白嫩的小腿把娃娃熊箍得死死的,生怕它会趁自己睡着而偷偷溜掉。
   过了许久,米雪雪在睡梦中小声喃喃自语道:「小北、小北。」她做了一个
  梦:她梦见6年后与张小北结婚后的某一天,自己正在厨房里洗菜做饭。张小北
  偷偷窜到米雪雪的背后,一下子搂住了她的腰:「宝贝老婆,我回来了啦。」米
  雪雪伸出白净的小手,用芹菜根子轻轻敲了敲张小北的头:「讨厌,快放开我,
   人家还要做饭呢。」张小北双手揉动着她胸前的一对嫩嫩椒乳,坏笑道:
  「不急。看我给你带什么了?」说完,被揉得心里痒痒的米雪雪就看见张小北的
  手中突然多了一束火红的玫瑰花。米雪雪高兴的亲了亲张小北的面颊,欢喜道:
  「呀,好美的花啊!谢谢老公。」张小北抱起转过身的米雪雪,用脸蹭着她饱满
  的胸部,得意的说道:「我答应过老婆,要每天都送你花的。老公好不好?」米
  雪雪羞红了脸,把头埋在张小北的怀里,娇羞的回道:「老公真好,我爱老公!」
   张小北听完把米雪雪压在餐桌上又亲又摸,激动的喊道:「我也爱老婆!我
  们爱爱吧。」米雪雪亢奋羞涩的看着张小北把自己身上的衣服一件件脱光,亲吻
  着自己美丽光滑的身体。张小北柔软的舌头让米雪雪的内心充满了火一般的欲望,
  烧的她只想忘情呻吟:「嗯、嗯,老公,老公我好痒。」张小北舔弄着米雪雪粉
  嫩的乳头,手不停的抚弄着下面毛茸茸的小穴,把小穴刺激得流出了许多晶莹的
  液水。张小北含着乳头喘息道:「宝贝,给我。」
   画面一转:米雪雪赤身裸体的出现在张小北胯前,张小北不知用了一根什么
  粗硬的东西卖力顶着她湿滑滑的小穴,从小穴里传来一阵阵让人发狂的快感。米
  雪雪看着自己肉波荡漾的白屁股,口中发出迷醉的呻吟:「嗯、嗯,老公、老公
  好棒。老公把我的小穴顶得好舒服。」张小北把米雪雪白皙的肉身撞得掀起一层
  层纹浪,双手揉捏着椒乳,口里不断嘶吼道:「老婆、爱你!爱你!」米雪雪的
  玉手在张小北的腿与屁股上来回摩挲,爱爱带来的强烈快感让她变得更加狂热:
   「老公、小北、北北,我爱你、我爱你啊!」张小北也充满激情的回应着她:
  「老婆、雪雪姐姐、我亲爱的小雪雪,爱你,爱死你啦!」在两人的动情呻吟中,
  米雪雪的小穴一阵阵跳动收紧,她高潮了。画面又一转:米雪雪搂着张小北,两
  人光溜溜的躺在床上。她望着张小北英俊的脸庞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,柔声说道:
  「小北,我们生生世世都不分开好吗?做我一辈子的乖弟弟好吗?」小北搂着米
  雪雪的嫩腰,认真的点了点头:「姐姐,你放心吧。我会一直爱你到永远!」
   今天高二年级模拟考试的结束铃声一响,顶着鸡窝头的张小北便第一个交了
  卷,风一般往回家跑。他打开门后,惊喜的发现妈妈还没下班。张小北一屁股坐
  在电脑前,迫不及待的打开了某个隐藏很深的文件夹,里面装了一部偷偷下载的
  西洋爱情片。张小北吞咽着口水点下了播放按钮,画面里出现一位身材健硕阳具
  粗大的黑人男子,和一位面容妖艳丰乳肥臀的泳装女郎。他们在半露天的浴室里
  激烈交合,黑男粗大的阳具如钢炮般在女人的骚穴里疯狂抽插,
   女人被肏的双乳晃动,口中淫声不断:「噢耶、噢耶、买糕的!」张小北情
  不自禁的把手伸进裤裆里,握住自己黑毛稀疏的鸡鸡快速撸动起来:「哦、哦,
  我的妈,哦,爽、好爽。肏她、肏死她。」画面中的黑男把女郎放在浴台上,从
  正面继续抽插起来。黑男长长的舌头把女人肥硕的奶子舔得油光锃亮,奶头跟肉
  钉一样硬挺:「哦、法克、法克!噢耶斯,法克油、碧池!」黑人扶住女郎肉感
  的酥腰,抽出自己那根22cm长、沾满晶亮淫水的黑肉大炮,又重新猛插到底:
   「噢,买糕!嗖古德。」女人被黑男插的腹肉乱颤,一对古铜色的巨硕肉乳
  上下翻飞:「噢耶、噢耶、迪普,法克,法克密。」张小北盯着屏幕中炮火连天
  的肉战,一只手拼命撸着鸡鸡,一手拿起桌上的尺子在屏幕上测量着黑男插入骚
  穴的深度:「哦、哦、好爽、目测距离一点二厘米,那么实际距离应该是多少呢?
   哦、哦、干死她,真他妈刺激。代入函数计算,实际插入应该是十五到十七
  厘米。
   啊、啊、再快点,再猛点!」画面中的黑男与女郎像是听懂了张小北的话一
  般,
   二人改成更加凶猛的后入式继续撞击。黑男抓着女人蜂腰的双臂青筋暴现:
  「嗖古德!嗖古德!噢耶!」张小北望着两具激烈交合的肉体,猛然想起什么。
   他拿过书包从中乱翻一气,找出两张一寸免冠相片:一张是高高瘦瘦的自己,
  一张是白皙秀气的米雪雪。张小北把自己贴在黑男头上,把米雪雪贴在被肏得浪
  叫不停的女郎头上。张小北脸上露出十分满足的淫荡笑容,口中恶狠狠说道:
  「肏她,肏她!张小北加油!肏死米雪雪这个小骚屄!对!狠狠抓她的奶子摸她
  的阴蒂,
   肏烂她的骚穴,张小北!你给我狠狠的肏死她!」随着屏幕中的「张小北」
   一边放声吼叫,一边把一股股精液射在赤裸的「米雪雪」屁股上,张小北也
  胡乱扯了几张纸巾盖住龟头,大股大股的浓精打湿了纸巾,滑落到他的手上:
  「啊啊!
   雪、该死的雪雪!」激情过后的张小北瘫坐在椅子上,又抽了几张纸巾把手
  擦干净,这才恋恋不舍的关上电脑,跑到卫生间冲掉了肮脏的纸巾。冷静下来的
  张小北在脑中突然产生了一个奇思妙想,于是他便一头埋进书桌里紧张忙碌起来。
   第二天米雪雪起床时,才发现自己的内裤已是湿漉漉一片。她回想起昨晚那
  个奇特的梦既开心又害羞,小脸一阵阵发烫。等米雪雪吃完早餐,连跟父母道别
  都忘了说,便急匆匆的骑车上学。她现在迫不及待的想马上见到跟自己分离了三
  天的张小北同学。与此同时,张小北也带着某项刚刚完成的特殊发明,双眼血丝
  精神抖擞的往学校骑行。他恨不得立即就能把自己伟大的物理学实验成果汇报给
  同桌:三天未见的米雪雪同学。两个人的自行车越来越快,一刻都等不及了。
   高二2班的教室里,坐在最右边第二排的双人座位上的米雪雪,假装翻着英
  语习题册,用眼角的余光看见张小北缓缓走来,心砰砰直跳的她露出了一丝不易
  察觉的会心微笑;张小北一进教室,便看见了座位上的米雪雪。心中忐忑不安的
  他,攥紧了装着实验成果的书包,嘴角露出一丝志在必得的自信微笑。张小北:
  「让我进去!」米雪雪头也不抬:「不让,谁叫你来这么晚的。」张小北:「快
  让我进去。」米雪雪呼的把笔往桌上一拍:「不让,就是不让!有本事你跳进来
  啊。」
   嗖,张小北纵身跳进了座位里,得意的拍了拍巴掌把书包塞进了课桌里。气
  的米雪雪在心里把他骂了个遍:「傻瓜,就不知道哄哄我?哪怕说句姐姐我求你
  也行啊。傻瓜!傻瓜!」张小北用余光瞄着脸色铁青的米雪雪,心花怒放的暗道:
  「小样!就你还能拦得住本少爷?次奥!不自量力。」时间过的飞快转眼便到了
  中午,吃完中饭的米雪雪趴在桌上。她昨晚做了一夜春梦根本就没有睡好,一双
  漂亮的长睫毛开始忽闪忽闪打起架来。米雪雪侧头面对着张小北闭上了眼:
   「我先睡会,不许吵醒我。听见没?」她根本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对张小北
  讲这样的话。但她就是抑制不住的想讲,不讲就睡不着。埋头看书的张小北闻言
  从鼻子里喷出一句:「嗯。」米雪雪枕着光洁的手臂偷偷望着他,不一会就进入
  了甜蜜的梦乡。在梦里,她又看见张小北送了自己一束火红的玫瑰花。而张小北
  见米雪雪真的沉沉睡去后,他瞄了下四周,兴奋的从书包里掏出了精心研制的大
  杀器:一个加装了长圆规钢尖与两节五号电池的旧四驱车电机的组合体。
   那长长的圆规尖,正固定在电机的前端。张小北眼中闪烁着莫名的欣喜光芒,
  双手在不断颤抖。此时的他,先望了下自己手臂上那些淡红色的针眼,再望了下
  米雪雪光白的臂肘,顿时回想起自己无数次的悲惨经历:该死的米雪雪总是借着
  各种奇怪的理由,不断用圆规尖扎伤自己。眼眶中满是热泪的张小北深吸一口气,
  对自己暗暗说道:「现在,是我们复仇的时刻了!」他哆哆嗦嗦的把圆规尖抵到
  米雪雪的臂肉上,然后颤抖着把导线缓缓移向干电池的正负两端。
   张小北的脸因兴奋过度而变了形。他最后看了眼面带笑容熟睡中的米雪雪,
  无比痛快惬意的在心里呐喊道:「女魔头,受死吧!」张小北手中的导线接上了
  电池的两端,电机带着锐利长长的圆规尖急速转动起来,半空中顿时飘起一朵朵
  飞扬的血色玫瑰。「啊!」女人凄惨的叫声充满了整个安静的教室。当天下午,
  教师办公室的房门紧紧关闭,从里面不断传出班主任老师对张小北的击打声与痛
  骂声:啪,「说!为什么要弄那么个破玩意钻伤米雪雪?」
   「是她先拿圆规扎的我!还动不动就扎!我受不了才要反击的!」啪啪,
  「知不知道她为什么只扎你不扎别人?」「不知道。」啪啪啪,「知不知道什
  么叫爱情?知不知道什么叫暗恋?知不知道什么叫爱恨交融,又爱又恨?你个没
  长脑子的败家玩意!」「老师你胡说!我没有暗恋她!你不能打我!」啪啪啪啪
  啪啪,「熊孩子、熊孩子!犟嘴、还跟我犟嘴是不是?傻逼、傻逼,你真特么是
  注定孤独一生的节奏啊!」
   (完)
99俱乐部的发展离不开您的帮助,有好的建议或意见请到【意见反馈】版块告诉我们哦!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小黑屋| 99热久久热这里只有精品论坛最新地址,久久热人自己的论坛  

GMT, 2021-11-29 11:56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返回顶部